中郑声:日韩贸易战的历史与未来

作者:钟郑声、姚世泽(钟郑声是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的主席兼首席经济学家,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的高级研究员)7月18日上午,韩国央行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50%,这是三年来的首次下调。

降息超出市场预期,此前市场普遍认为,韩国央行只会在8月份降息。

与此同时,韩国央行下调了2019年经济预测,国内生产总值(国产总值)从今年4月份的0.2个百分点降至2.2%,通胀率从1.1%降至0.7%。

韩国央行选择降息的主要原因是,经济下行压力越来越大。

出口是韩国经济最重要的支柱。根据韩国贸易协会、统计局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发布的数据,2017年韩国对外贸易依存度为68.8%,是日本(28.1%)的2.4倍。其中,出口依存度为37.5%,在G20中仅次于荷兰和德国,而日本的出口依存度为14.3%。

截至今年6月,韩国出口已经连续7个月下降(图1)。

这主要与三个因素有关:第一,全球经济衰退;其次,半导体行业正处于衰退之中。

半导体出口占韩国出口的20%以上,是韩国的支柱产业。然而,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DXI指数和DRAM价格大幅下跌(图2),费城半导体指数经历了大幅波动。

7月4日,三星电子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的业绩展望。据估计,由于存储芯片价格和需求持续疲软,该公司本季度利润将同比下降56%。最后,最近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

这是韩国央行此次降息超出市场预期的最直接原因。

7月1日,日本经济产业省宣布,将从7月4日起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氟聚酰亚胺(日本占全球产能的90%)、光刻胶(光刻胶)和“高纯氟化氢(日本占全球产能的70%)。

其中,氟聚酰亚胺是有机发光二极管面板制造的核心材料。光刻胶是芯片和可折叠屏幕的核心材料。氟化氢是一种重要的清洁气体。

7月17日,日本拒绝了韩国关于出口限制谈判的请求。

在半导体原材料领域,日本占据全球市场份额的50%以上(图3),韩国对日本的依赖高达90%。

此外,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的三种原材料不容易储存,韩国三星、LG和SK制造商的三种原材料只有1-3个月的库存(图4)。

日本对韩国半导体产业的制裁不是暂时的,而是有着深远的历史渊源。

1974年,日本政府批准了“超大规模集成电路”计划。交通工业部组织了日立、日本电气、富士通、三菱和东芝五家公司,在政府的高额补贴下,开始大力发展半导体产业。

到1980年,日本在半导体存储器中的市场份额达到30%。到1985年,日本的市场份额超过了50%(图5)。

在此期间,美国的半导体工业受到重创。

1981年,AMD的净利润下降了近70%。1982年,英特尔被迫解雇了2000名员工。1985年,英特尔宣布退出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存储业务。

1985年6月,美国半导体协会(SIA)说服美国政府采取行动,理由是“半导体工业的削弱将给国家安全带来巨大风险”。

1986年9月,在美国政府的压力下,美国和日本签署了《美日半导体协定》。

日本被要求开放半导体市场,以确保外国公司在5年内获得20%的市场份额,而美国对出口到日本的3亿美元芯片征收100%的惩罚性关税。

然而,由于超过70%的硅谷科技公司已经停止了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业务,他们对日本芯片的刚性需求仍然很大。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韩国政府说服克林顿最终同意给予韩国半导体产业仅0.74%的进口税率。

同时,个人电脑市场的发展也给韩国芯片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三星的动态随机存取存储器“双向数据传输方案”已获美国半导体标准化委员会批准,并已成为与英特尔微处理器相匹配的存储器。

韩国半导体产业开始崛起,而日本的市场份额下降了近80%,至不到10%(图6)。

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绝不是由肤浅的劳工判断和二战遗留下来的问题造成的。它不仅有着深刻的历史渊源,而且在未来高科技产业的竞争中也有着更加重要的现实意义。

2019年2月,《日本经济新闻》(Japan Economic News)发表文章,反思日本为何在半导体行业落后,指出日本必须回归半导体强国,夺回失去的半导体市场。

类似于1986年个人电脑市场的发展,现在正处于5G、人工智能等新兴产业发展的窗口期。半导体作为上游产业,对这些新兴产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

因此,日韩在半导体领域的争端暂时无法解决。

一个可能的不确定性是美国是否会干预。

但是,我们认为美国干预的可能性不高:首先,美国还有中美贸易和国内选举有待解决;第二,中日韩稳定的三边关系不利于美国的亚太战略。

对韩国来说,半导体和汽车是该国的两大支柱产业。然而,这两个行业的形势并不乐观,未来的经济形势也不容乐观。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