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外汇管理综述及2018年展望

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强调要“完善外汇市场体系和机制”。

IMI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南林写了一份总结2017年外汇管理的报告。

2017年,中国外汇管理水平在“新时代”从贸易投资、金融业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外汇管制减少等方面有所提高。“三驾马车”一直在相互促进和合作。

随着真实性核查、便利化和均衡监管的扎实推进,资本市场直接投资、跨境外汇信贷和外汇管理取得新进展。资本账户可兑换稳步推进,金融对外开放有序推进。外汇储备作为国家重要的战略资产,逐渐成为应对外部冲击的“缓冲器”和“减震器”。在深化市场化改革的过程中,人民币汇率基本稳定在合理均衡的水平。

根据党的十九大报告的要求,2018年中国外汇管理应进一步推进要素价格市场化和合理化,推动形成有效的社会资源金融配置机制。从我国外汇市场组织的经济效率出发,应大力扩大市场参与者的层次。进一步加强人民币债券市场和人民币资产的改革与发展;化解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风险,为经济转型提供必要条件;进一步开放金融领域,改革汇率,稳定国际收支,形成积极互动的良性循环。

以下是报告全文:党的十九大指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了一个新时代。

随着开放经济新体系的逐步建立,中国的对外贸易、对外投资和外汇储备稳坐世界前列。

外汇管理是开放经济新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因为政府授权货币当局或其他机构管理外汇收支、交易、借贷、转移、国际结算、汇率和外汇市场。

从我国的情况来看,外汇管理主要包括跨境收支管理和外汇市场管理。

正如习近平主席在2017年4月召开的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完善外汇市场体制和机制”,指出“扩大金融对外开放”,“深化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账户可兑换”。

从外汇管理改革的实践来看,即贸易投资和金融业对外开放的过程,汇率形成机制的改革,外汇管制的减少和“三驾马车”的协调。

2017年外汇管理概况可分为经常账户、资本账户、储备资产、汇率和外汇市场管理。

其中,前三项主要与国际收支运行有关,后一项与人民币汇率走势有关。

2017年1月召开全国外汇管理会议,部署2017年外汇管理重点工作。

其中,提高贸易投资便利化水平,支持实体经济发展;加大对非法检查的处罚力度,加强真实性和合规性审计;加强活动期间和活动后的管理,完善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保障外汇储备的安全性、流动性、保值增值和完善外汇储备管理已成为重要内容。

(1)2017年经常账户管理概述经常账户外汇管理主要坚持真实性核查、便利化和均衡监管的原则。在促进贸易便利化的同时,它防止没有交易背景的资金通过经常账户渠道流动,以促进国际收支的基本平衡。

1.货物贸易外汇收支便利化水平不断提高。2.进一步加强货物贸易中外汇收付的真实性。3.企业跨境贸易投融资自主权进一步扩大;4.非现场监测管和主体监督的新模式不断完善。5.个人外汇收支管理是以满足合理使用外汇的需求为基础的。

(2)2017年资本账户管理概述资本账户外汇管理主要是对居民与非居民之间资本和金融交易中涉及的外汇收支和外汇行为进行监管,主要包括直接投资外汇管理、跨境信贷外汇管理和资本市场外汇管理。

1.直接投资外汇管理便利化水平不断提高。2.跨境外汇信贷管理取得重大新进展;3.资本市场外汇管理和金融自由化的新进展;4.资本账户可兑换进程稳步有序推进。5.跨境资本流动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得到了改善。

(3)2017年外汇储备管理概述外汇储备在中国国民经济中发挥着重要作用,是抵御外部冲击的“缓冲器”和“减震器”。

外汇储备是由货币当局控制并随时可用的外汇资产。它们也是国家的重要战略资产。

1、中央外汇业务中心负责外汇储备管理;2.优化外汇储备使用,帮助“一带一路”建设;3.外汇储备已经成为人民币国际化的货币基础。4.外汇储备和外汇账户均呈现同比增长和复苏。5.短期外债占外汇储备份额回收的风险提示。

(4)国际收支运行和2017年人民币汇率走势国际收支是开放经济中政府决策最重要的经济指标之一;汇率作为要素市场的重要价格,是国内外资金有效配置的决定性因素,影响着国内外资源的配置效率。

1.国际收支和国际投资状况概述;2.短期跨境资本流动波动加剧下的风险提示:3.人民币对美元“脱钩锚定”下的汇率走势。

2017年7月,习近平主席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16次会议上强调,“扩大金融业开放是中国对外开放的重要方面”,“要有序推进资本账户开放,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继续完善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2016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杭州20国集团领导人峰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在有序进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改革、逐步开放国内资本市场的同时,我们将继续推动人民币走出去,提高金融业的国际化水平”,“我们应该采取防范措施,进行必要合理的资本流动管理,完善全球和地区金融安全网,确保我们有更多的资源和手段及时有效应对可能出现的危机”。

从经济改革开放的“三驾马车”即贸易与投资、金融业对外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外汇管制减少的角度来看,“三驾马车”的协调推进与合作不仅是一个动态平衡的过程,也是中国经济健康稳定增长的宝贵经验。

(一)开放金融业的重要措施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明确指出:“实行高水平的贸易投资自由化和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开放服务业,保护外商投资的合法权益”。

2017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金融业要扩大对外开放”,“人民币国际化要稳步推进”,“金融业要积极稳妥地对外开放,开放顺序要合理安排”。

1.实行市场准入否定列表制度和金融开放前的国民待遇,意味着境外投资者在准入前享受不低于境内投资者的待遇。

负面清单通常指东道国在投资协议中保留的不符合国民待遇等义务的措施。

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是一种外资管理模式,强调外资政策法规的透明度。

适时调整《外商投资导向产业目录》是更好地反映负面清单特征的重要体现。

2017年8月发布了《外商投资导向产业目录》(2017年修订)。《外商投资准入特别管理办法(外商投资准入负面清单)》第二十五条至第二十七条规定了对银行、保险公司和证券公司外商投资比例的限制。

2.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业务和人民币国际化跨境人民币双向资金池业务是指集团境内外成员企业之间的双向资金募集业务,是企业集团内部的一项经营性融资活动。

所有关联企业向该账户的资金流动称为“上行存款”,所有关联企业从该资金池获得的资金称为“下行转账”。

这样就可以实现人民币在国内外的双向合规流通。

资金可以在海外子账户和主账户之间以及国内子账户和主账户之间双向自由转移。跨境或跨地区资金的净流入或流出不被视为外债,也没有限制。

集团内成员企业之间的双向资金转移是集团内的经营融资活动。没有定期对价交易关系。它是一种资金转移行为,有利于集团对资金的统一集中管理,有利于盈余与不足的互调,有利于降低对集团外部的融资依赖和财务成本。

这项业务的实质是实现国内人民币资金池和海外人民币资金池的双向流通。

“十三五”规划第50章“完善对外开放新体系”和第3节“扩大双向金融开放”,明确规定“放宽对跨国公司资金海外经营的限制,逐步提高海外贷款比例”。"

“2015年9月,中国人民银行调整了双向跨境人民币资金池政策,将跨境人民币资本净流入上限的宏观审慎政策系数提高至0.5(原0.1)。

3.银行间债券市场对外开放2017年2月,为提高外汇市场开放水平,促进债券市场对外开放,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关于银行间债券市场境外机构投资者外汇风险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汇发[〔2017〕5号)。

其中,允许银行间债券市场的境外机构投资者在合格的境内金融机构办理人民币外汇衍生产品业务。

这是在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人民币合格境外投资者RQFII系统向境外投资者开放,并进一步向投资品种开放之后。

事实上,自2009年以来,海外投资者已逐渐获准参与各种金融衍生品交易,包括外汇衍生品、债券市场债券借贷、债券回购等。

2017年2月,汇发[[2017]5号明确人民币对外汇衍生品业务的自由化。

人民币向外汇衍生品的发展可以吸引更多的海外投资者进入人民币衍生品市场,促进其进一步发展。中国债券市场丰富的产品结构也将更有利于中国金融的均衡和可持续发展。

一方面,要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和中国债券市场的开放。另一方面,如何防范国际金融市场波动风险向中国转移和侵蚀,仍然是一个非常重要和不可回避的现实问题。

(2)2017年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的重要举措。党的第十九次全国代表大会报告明确指出,“利率和汇率的市场化改革应当深化”。

2017年9月,习近平主席在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指出,“人民币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应深化”。

2016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在提高汇率弹性的同时,要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稳定。

2017年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再次强调,人民币汇率应保持在合理均衡的水平上基本稳定。

1.向标准的《全球外汇市场指引》发布《中国外汇市场指引》。2.外汇市场的非理性波动已成为宏观审慎管理的系统性风险来源之一。(3)《2017年党的十九大关于降低外汇管制重要措施的报告》明确指出,“应完善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两大支柱监管框架”

宏观审慎评估是中国在建立和完善宏观审慎政策框架方面的重要探索和实践。它也是央行加强系统性金融风险防范的重要工具和起点,在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维护金融稳定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1.企业和银行跨境融资政策的放松管制和审慎管理作为国内企业向国外借款的方式之一,企业可以通过内部担保和外部贷款向海外银行为海外机构提供融资。

为了满足企业的国内融资需求,国内企业可以通过基于海外公司信用的外部保险和内部贷款从国内银行获得融资。

2014年5月,国家外汇管理局发布了《跨境担保外汇管理条例》。

《跨境担保外汇管理条例》以简化管理、下放权力、转变职能为理念。这使得跨境担保活动整体上更加便利,进一步提升了资本账户的可兑换水平。

从“国外贷款”在国内保险和国外贷款业务中的使用情况来看,如果是股权并涉及海外投资(新建、增资等)。),客户需要办理审批/备案手续;如果是债权,就没有必要。

从贷后管理流程来看,银行需要在贷前调查的基础上审查资金的支付途径,以弥补贷前调查中可能出现的遗漏。

在内部担保和外部贷款审查变得更加严格之后,市场上的部分海外资本需求方便地将注意力转向FTZ贷款业务,以避免内部担保和外部贷款登记带来的不确定性。

2.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稳步推进在2017年7月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强调“稳步推进人民币国际化,稳步实现资本账户可兑换”;在2017年7月中央财政经济领导小组第16次会议上,习近平主席再次强调“资本账户应有序开放,人民币国际化应稳步推进”。

中国人民银行2017年1月发布的《关于全面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的通知》(银发[2017年第9号)提到,本外币被动负债被列为豁免项目,不占用境内机构的全面融资额度。

“企业和金融机构因境外机构投资境内债券市场而产生的本币和外币被动负债;境外机构在金融机构存放的本币和外币存款;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或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存入金融机构的QFII或RQFII资金;境外机构存放在金融机构托管账户的人民币债券境内发行募集资金。

“从减少外汇管制的概念来看,外汇管制和资本账户可兑换是同一枚硬币的两面。

随着人民币资本账户可兑换的不断推进,对各种跨境资本交易和交换活动的限制将逐步解除。

与此同时,建立、完善和逐步完善跨境融资宏观审慎管理框架。

3.反周期宏观审慎管理措施恢复中立。2017年9月,先后发布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调整境内代理行境外人民币业务参与银行存款准备金政策的通知》(银发[〔2017〕206号)和《中国人民银行关于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的通知》(银发[〔2017〕207号)。

2017年9月8日,中国人民银行宣布调整外汇风险准备金政策,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款实行正常准备金率政策,将外汇风险准备金率降至零,取消对境外金融机构境内存款的渗透管理。

这两项政策是在前两年人民币汇率波动和某些顺周期资本流动的背景下出台的,旨在通过宏观审慎政策工具调整外汇市场的顺周期性质,有效稳定市场预期。

在基本面因素的推动下,中国的跨境资本流动和外汇供求更加平衡。人民币兑美元汇率双向波动,对一篮子货币基本稳定。

在市场环境已经向中性转变的情况下,有必要使早期引入的反周期宏观审慎管理措施回归中性,抑制外汇市场的顺周期波动,增强外汇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提高市场流动性,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促进经济持续、协调、稳定发展。

展望318年外汇管理改革的当前和未来,我们将防范和化解重大风险,重点是金融风险防控。

由于中国金融业仍处于高风险时期,有必要防范“黑天鹅”和“灰犀牛”风险的发生。

进入“新时代”,外汇管理不仅要关注主要经济体政策溢出效应下的跨境资本流动和汇率波动等外部冲击风险,还要进一步促进“贸易与投资、金融产业开放”、“汇率形成机制改革”和“减少外汇管制”三驾马车的协调。

1.实现金融自由化、汇率改革和国际收支稳定之间积极互动的良性循环。2.推进要素价格市场化和合理化,促进社会资源有效金融配置机制的形成;3.化解人民币国际化过程中的风险,为经济转型提供必要条件。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