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岗教师的村庄归属感

青春、活力和活力是他们年轻的颜色。扎根基层、服务农村教育是他们的工作特点。

在特岗教师中,不仅有来自基层工作的培训和成长,还有在困难环境下默默奉献的精神。

最近,记者联系了几位特岗教师,了解了他们的情况。他们年轻、朝气蓬勃、精力充沛。扎根基层、服务农村教育是他们的工作特点。

在特岗教师中,不仅有来自基层工作的培训和成长,还有在困难环境下默默奉献的精神。

最近,记者联系了几位特岗教师,了解他们的工作和生活,倾听他们的声音。

在英东区老庙镇马尾小学大课间休息时,学校四年级学生冀欣欣正在学校红领巾广播站为全体师生背诵一篇喜爱的短文。

从前,小女孩说话温柔,但现在,她变得高大自信,读文章时抑扬顿挫,情绪起伏不定。

季欣欣说,她的梦想是长大后成为一名播音员。

为季欣欣打开广播大门的老师是刘艳芳,一位已经工作两年的特殊岗位教师。

今年,27岁的刘艳芳来自河南省周口市。他毕业于信阳师范大学音乐表演学院。

自男朋友在阜阳工作以来,2017年,刘艳芳参加了我市特岗教师的招聘考试,并顺利通过了考试。

当我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刘艳芳对唱歌、演讲和主持表演很感兴趣。我上大学时,刘艳芳也参加了学校广播电台。

来到马尾小学后,刘艳芳利用自己的特殊技能,开设了红领巾广播站。

“在学校表彰大会上,学校想选一个同学做演讲。有些害羞,有些害羞,有些普通话不好。经过几轮搜索,他们没有找到合适的。

因此,我想以广播电台为平台,培训小播音员,培养学生的语言技能。

“大课间休息期间,刘艳芳带领学生们在广播电台讲述历史故事、时事政治,阅读学生们优美的散文和优秀的作文,并为庆祝生日的师生献上生日祝福歌曲。

它不仅给所有的老师和学生带来了知识的扩展和情感的熏陶,而且像季欣欣和韩正宇这样的小播音员也因此而成长起来。

刘艳芳是四年级的语文老师、音乐老师和班主任。

在学生管理方面,刘艳芳坚持“以身作则”。

“学高为师,身体为扇。

老师应该为学生树立一个好榜样。

在日常生活和学习中,我要求学生文明、卫生、有序、有礼貌。

“刘艳芳的书桌一尘不染。上课前,他应该整理平台,把垃圾放进垃圾桶。

在刘艳芳的言行下,班级学生非常积极地打扫教室,接受帮助时自然地说“谢谢”,接受营养膳食时自觉地排队。

马尾小学校长说,学校共有10名教师。在特岗教师到达学校之前,他们大多是三四十岁的中老年教师。其中,两名退休教师回到了学校。

在过去的两年里,学校引进了一些特殊岗位的教师,大多在30岁以下,给学校带来了新鲜血液,在教学理念、教学方法、学生管理等方面带来了一些新的氛围。

此外,这些特殊岗位的教师也非常敬业,早来晚走,对工作充满热情和精力。

“我们期待并欢迎更多的年轻特岗教师到基层任教。学校还将提供尽可能好的工作环境和展示才华的舞台。

“坚持基层,马玉丽和刘翠翠是特岗教师,2017年加入英东区老庙镇新兴小学。

今天,他们既是同事、室友又是村民。

马玉丽和刘翠翠住在校园宿舍里。

记者看到,这是一个简单的活动板房,房间里除了床、衣柜和桌子,没有其他家具、家用电器。

虽然很简单,但房间干净温暖。

然而,他们无法改变这种活动板房里炎热的夏天和寒冷的冬天。

特岗教师有较好的住房条件,但住房离学校有两三公里远。马玉丽和刘翠翠没有交通工具。为了离工作地点更近,他们选择住在校园宿舍。

尽管如此,每天早上7: 30阅读正式开始。一些学生更早来学校。马玉丽和刘翠翠必须在6点起床做饭。

学校被广阔的田野、庄稼和乡村道路所包围。没有小吃店或便利店。早餐和晚餐应该自己解决。

“每周去一次镇上,买几天吃的食物。

宿舍里没有冰箱。马玉丽和刘翠翠在购买蔬菜时选择了土豆、白菜、萝卜和其他可储存的蔬菜。

”马玉丽记得他们刚来学校的时候,没有交通工具,所以他们拖着一个大箱子,走到镇上买蔬菜。

只需将买来的蔬菜放入后备箱并带回就能来回走动一个多小时。

后来,老师的电池车经常停在学校里。方便的时候,他们借了它,节省了很多时间和精力。

刘翠翠说最困难的时候是在学校教书的第一年。

“我不知道如何上课,也不知道如何与学生相处。我觉得我每天都在努力学习,但是学生的成绩是无法提高的。

“现在,刘翠翠能够很轻松地应付工作,这离不开学校其他教师的热情帮助。

“每个人都告诉我教学方法,教学经验,谈论烦恼,启发和鼓励我。周末,我们还会一起去拍乡村的照片。

今天,我珍惜我在学校获得的珍贵友谊。

”马玉丽说,农村孩子的淳朴和温暖让她非常感动。

“有时,当学生犯错误时,我会严厉批评和教育他们。他们一点也不记仇,仍然信任和依赖老师。

教师节那天,他们将为老师写一封信并画一幅画。

”孩子带来的温暖让马玉丽觉得收获颇丰。

将来,有特殊职位的教师将有三年的服务。

服务期满后,你会继续在原来的学校教书吗?一些特岗教师有多重内心纠葛。马玉丽来自阜南县田吉镇。她出生于1990年,今年29岁。她的男朋友目前在阜南县工作。这两个人情绪稳定。

“我的家人认为,当我谈论婚姻时,我应该更多地考虑我未来的家庭生活。

虽然在一个城市里,两个地方相距甚远,这对婚姻生活仍然不方便。

”马玉丽说,她希望离家近一点工作,但她不能在这里生孩子。

刘翠翠的家乡也是阜南县天吉镇。

每个周末,刘翠翠都会回家。

“从学校步行到富珍路需要一个小时,乘农用公共汽车到富阳火车站需要一个小时。坐城市公共汽车到西站需要一个小时,坐公共汽车到天津,从西站步行回家需要一个小时。

整个旅程需要三个多小时。

“刚刚毕业两年的刘翠翠说,她经常想家。她的父母身体不好,总是担心他们。她希望交通方便,她能经常回家看看。

刘艳芳说她已经当了两年多的特殊岗位教师,并且有一种职业成就感。她不觉得在农村学校工作有多难,但她也面临着谈论婚姻和在同一个城市的不同地方和爱人在一起的问题。她还说,如果她不辜负自己的青春,努力工作,她不会后悔自己未来的选择。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