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社会崛起呼唤减税

目前,社会各界要求政府减税的呼声越来越高。对此,国务院参事、右城基金会执行副主席汤敏指出,虽然每个人都在考虑减税,但很少有人认真讨论如何削减政府支出。

政府靠税收和费用维持。

如果你想减税,你必须削减开支。这是硬币的两面。

如果不削减政府支出和单方面减税,结果只会是财政赤字不断扩大。

这是不可持续的。

目前席卷欧洲国家的严重债务危机是一个警告。

尽管税收负担不高,没有福利,但各行各业的人都呼吁减税,这是有原因的。

首先,这个国家很富裕,有能力减少贫困。

2011年,中国税收总额接近9万亿元,财政收入超过10万亿元。这两项收入同比增长近14%,都远远高于同期的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

第二,纳税的企业和个人面临许多困难,需要减少这些困难。

随着世界经济的低迷和国内经济增长的放缓,许多中小企业面临着越来越多的融资和出口困难。原材料和劳动力价格的上涨使得企业发展更加困难。然而,通货膨胀对民生的压力越来越大,消费难以扩大。

对于急需调整经济结构的中国经济来说,减税也是当务之急。

财政部金融科学研究所研究员马彦伟认为,从某种意义上说,税收结构和税收征管方式的调整对整体经济结构的调整有一定的指导作用,可以发挥行政干预无法发挥的作用。

经济学家谢国忠指出,将增值税、消费税和营业税降低15%肯定会刺激消费。

消费增长可能超过减税。

据了解,中国目前的税收并不低。

根据汤敏,根据世界银行的计算,中国工人的税率高达45%。

这不仅高于经合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而且是美国和澳大利亚工人平均税率的两倍。

一些学者计算出,如果按照国际标准计算,中国的税率已经超过国内生产总值的30%,接近发达国家。

然而,中国在福利方面的金融投资远低于这些高税收国家。

因此,增加和加快结构性减税已成为社会共识。

降低个人所得税培养中等收入阶层虽然政府近年来出台了一系列减税措施,但仍需进一步加强。

财政部金融科学研究所所长康佳表示,与当前的经济调控和中长期进一步促进经济转型和社会转型的客观需要相比,结构性减税仍有明显的加强和做足工作的必要性。

如何促进结构性减税?康佳建议,首先,适当和有选择地降低进口过程中的关税;第二,中小企业、小微企业需要尽快形成详细的实施细则,提高增值税和营业税的起征点。第三,增值税扩能改革应在试点取得一定经验后,积极扩大覆盖面。四是积极适度配合所得税减免、增值税和营业税减免、相关融资支持的税收优惠等结构性减税措施。用于企业的研发投资、技术改造项目和可定义的创新活动、战略性新兴产业、动漫等文化创意产业的开发项目等。五是蔬菜批发零售免征增值税,清理整顿相关物流费用,减轻其他实际负担。第六,深化个人所得税改革,要创造条件,将综合收入和家庭收入扣除机制结合起来,为培育中等收入阶层的重要政策体现更强有力的结构性减税安排。

专家指出,在给企业和个人减税的同时,政府也应该削减开支。

削减开支就是从某些部门拿走食物,迫使一些既得利益者和受益于此的企业去切肉。这将触及许多人的利益,不可避免地会遭到强烈反对。

汤敏认为,中国的金融改革应该首先从削减支出开始,节约不应该花的钱,放弃不应该管理的东西。

从削减支出开始,进一步的财政改革可以有经济基础,减税是可能的,其他改革可以释放出来空以释放资源,这对国家、人民和政府本身都是好事。

政府应该在哪里削减开支?汤敏指出,首先是不应该大量花费的支出。

例如,公众一直批评三大公用事业的开支。

此外,可以大大减少用公共资金建造豪华办公楼和大型广场和花坛。

应该建立一个严格的制度。办公楼建设支出应当纳入地方人大和上级政府的监督范围。同时,办公楼建设预算报告应当向社会公布,并严格执行公示程序。

第二是不应该给予的各种补贴。

第三,民生工程和惠民工程不公平、不公平,超出了我们目前的发展水平。

第四,企业能做什么,社会能做什么,政府应该少参与或不参与,这样也可以为政府节省很多钱。

汤敏说,提高政府支出的效率,减少一些不必要的政府支出,通过减税减轻企业和工人的负担,是应对日益严峻的国际竞争的好办法。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