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民解放军的一个团两次参加保卫西南边境地区的国防战争。

急流勇敢地向前冲去。

郝成拍摄老虎过河。

程浩拍摄了西南边境广阔的热带山地丛林。最高温度达到45摄氏度,湿度超过85%。这座山又高又陡,森林茂密。只有一条路与外界相连。

自古以来,这就是军人的禁忌。

驻扎在澜沧江畔的成都军区一个团参加了两次边境自卫行动。他们温暖的血液染污了丛林,他们忠诚的骨头被埋在青山里。在极其恶劣的自然条件下,他们用自己的行动显示了守卫边境的人们的忠诚、无畏和勤奋。

澜沧江畔,缕缕青烟如云,一杯杯浑浊的酒如泪。成都军区一个团的官兵整齐地排列在朱利安的旗帜下,默默地悼念在边境山区牺牲的几十名英雄。

这种仪式已经重复很多年了。

作为一代边防战士的集体记忆,后代将记住烈士,甚至他们留下的精神火种。

士兵可以没有武器,但没有不屈不挠的精神,他们就无法跟随我。几十年前的咆哮将永远留在边防人员的脑海中。

在总攻开始前不到5分钟,侵略者密集的地雷挡住了前进的道路。

当时,该集团五大公司的负责人安仲文(AnZhongWen)负责打开通道。看到总攻击时间临近,用常规方法清除地雷已经太迟了。

一个闻仲人瞥了一眼他周围的同志,跟着我跳进了雷区。

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他的战友。那是他的同志们最后一次听到他喊。

全班士兵跟着安仲文进入雷区,用身体压送一块块地雷,敲开了胜利的大门。

一个闻仲人幸运地活了下来,但他是瞎子,班上所有其他的士兵都死了。

随着岁月的流逝,火药的烟雾慢慢沉淀并消散。几乎每年,安·闻仲都会回到旧军队,沿着曾经来回奔跑的丛林小径行走,感受曾经由血腥士兵守卫的边境大门的界碑,讲述过去子弹和子弹的多事之年。

该团团长刘雪梅自当兵以来就一直在这个团里。英雄的故事我们早就熟悉了。他说:老一代边防战士留给我们的最宝贵财富是英勇的战斗精神。

士兵可以没有武器,没有子弹,但是他们不能没有不屈的精神。

在西方人眼里,这种精神被视为神秘的东方精神;在第二家公司中,它是历史上一大堆手写公司。

一幅接一幅的画代代相传,一批军官和士兵坚持用稍微原始的方式记录他们的历史。

最特别的部分是老边防军在几片香蕉叶上的战斗经历。

仔细品味笔迹,不要失去关闭边境和植树的叮当声。

忠诚、无畏和勤奋!一片香蕉叶已经变黄了。政委王敬斌指着上面的话告诉我们:这不仅是历史的记录,也是对后世的鞭策。

2011年底,第二连新任连长杨宋健被第四总部联合表彰为军队爱国军的军事标兵,为公司的历史增添了一抹浓墨重彩。

猫儿红文化节几乎与香蕉叶节同时诞生。

大多数边境地区是热带山地丛林,气候闷热潮湿。

为了保卫边境的和平,老一代边防人员经常在狭窄黑暗的洞穴中与蛇和昆虫呆在一起几个月。

当内地市场经济风起云涌时,他们仍然用响亮清晰的声音理解它,说每个家庭都不值一千美元,把数百个猫耳洞连接成钢铁长城。

今天,团里所有的官兵每年都住在猫耳洞里,互相鼓励回忆,沉思回忆。

他们为什么能坚持下去?他们为什么能忍受孤独?为什么他们有勇气面对生与死?帽儿红回来后,官兵心中的疑虑一个个消失了,他们对战斗精神的理解加深了。

2.这是什么?蚯蚓、蝌蚪和黄蜂也在营地外被吃掉。几十年前,它们仍然贫瘠。近年来,建筑物逐渐增多。

长期和平的环境使边境小城镇日益繁荣。

没有战争的硝烟,战斗精神怎么能得到锻炼?和平是对士兵最大的赞美,但更有可能是他们的坟墓!在地图前,土地指挥官沿着数百公里的绿色边境防线画了一条弧线:热带山地丛林环境极其恶劣,这是行军作战的一大挑战,但也是最好的天然训练场。

这里的最高温度是45摄氏度,湿度超过85%。这些山相互连接。只有一条路与外界相连。

去北方,去大陆;南边到边境。

他们在每年气温、湿度和降雨量最高的季节步入丛林。

一句简单的话,在丛林里就像爬山。

甚至卫生工作者也必须具备走绳索、攀岩、徒步旅行和牵引的特殊技能。

一次,一位将军来视察,看到了刚从悬崖上下来的士兵。他大步上前握手。

小士兵们惊慌失措,迅速脱下手套,但是血肉粘在手套上,很难脱离。

每个人的心都在着急,用力一拉,所有的手掌都生了,让人心碎。

看到这一幕,将军伸出手,停在一半空,大声问道:军医在哪里?为什么士兵会受伤?报告主任,我们是卫生小组。

听到这个回答,将军的眼睛湿润了。

该团坚持进行耐高温和抗饥饿训练,要求官兵不要滴水,不要进入一粒米,并在丛林中负重行军一天。

然而,这只是官兵在丛林中生存能力的缩影。

甚至绰号为丛林字典的戴泽林中士也能识别数百种热带山地丛林植物和野生细菌。他一眼就知道它们是否有毒。用十多种草药,他可以生产出几十种实用的土方工程。然而,他在参军前在平原长大。

一等兵陈金伟曾经和汉堡可乐必胜客密不可分。然而,在丛林中,他在咀嚼极其可疑的折纸根和马蹄莲时,小心翼翼地收集艾草上的露珠。

这是什么?我也吃过蚯蚓、蝌蚪和黄蜂!陈金伟自豪地说道。

甚至连排长杨启坤在被分配到团里后也很快赶上了热带山地丛林训练。在他的第一次行军中,他和他的团队误入水蛭谷。

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看到水蛭的样子。我没想到会看到成千上万的人。海洋和陆地空到处都是。

提起水蛭谷,杨启坤就担心,即使用肥皂和水,出汗也没用,要防止草地上的干水蛭,要防止天上飞的水蛭,还得小心水里的水蛭。

不到一公里,已经被四五只水蛭吸够了血。

离开山谷后,浑身青一块紫一块的杨启坤和最精锐的士兵坚决拒绝撤退休息。

我们是英雄的老伙伴,即使我们死了,我们也会向前倒下!军官和士兵们齐声说话。

这种前瞻性的精神带来了一系列的数字:全团官兵走遍了当地村民一年中从未去过的4个县、7个乡、65个少数民族村和22个地方,重新测量了104座山峰的坐标和海拔高度,用脚走出了悬崖之间的40多条新通道。

不管边境的风景有多危险,我们都必须一寸一寸地测量它。士兵们说。

3.最好的遗产是不断超越英雄的精神。继承和超越它是必要的。

这一共识来之不易。

第二连长杨宋健讲了一个故事。几年前,他是一个侦察连的排长。公司收集了雨天微光夜视设备的侦察性能数据。

由于植被密度和雨雾对仪器的影响太大,导致数据前后有明显差异,因此有必要多收集30个数据来推导影响系数的估计值。

凌晨1点,官兵们在丛林中穿梭,浑身湿透,每个人都又困又饿。

一名士兵对杨宋健说:排长,少几个数据有什么关系,反正不可能绝对准确。

当时我心里一颤,但是士兵们从来没有哭过苦!杨宋健明白官兵们并非无法忍受,但不知道这些数据的价值。

数据有多重要?信息化条件下,决定一场战争的胜负就足够了。

虽然杨宋健坚持收集剩余的数据,但他很担心:士兵们不怕在训练场流血流汗,但是当信息的浪潮到来时,他们的思维已经过时了!这似乎是边境封锁的必然结果。

然而,杨宋健说了另一个事实:边防是祖国的前哨。如果战争来了,其他人有时间适应战争模式的变化,我们就没有时间。

在边境地区,我们必须第一个站起来,落后于时代。保卫边境和保卫国家是空。

精神需要继承,传统需要超越。

一个被山和雾包围的边境军营孕育着攀登信息山峰的念头。

从上校到士兵,每个人都必须通过信息和知识的屏障。

即使在猫儿洞,官兵们也坚持着他们的文件,并开启了第二类基于信息的知识。

事实上,超越不是精神上的继承。导弹公司军械官杨军整整一个月没有离开军械室,以便了解新分发的反坦克导弹的结构。为了测试通信设备的性能,通信单位长角綦江在山脚下来回攀爬,每天高达5次,总距离超过60公里。炮兵营长黄健为了找出激光制导炮弹没有爆炸的原因,冒着从土壤中挖出吱吱作响、冒烟的炮弹的风险,找到了失火的原因。

给官兵印象最深的是通信公司的李新局长。

在去年的一次演习中,为了消除热带山地丛林野外无线网络的盲区,他携带了近50公斤的设备到整个演习区域。

由于过度疲劳,他从一棵5米高的树上摔下来,竖起天线时左手脱臼。然而,他设法打开了中继站,尽管很痛,还是晕倒在天线旁边。

当他的同志们发现他时,他的右手仍然紧紧地抓着通信线路。最后,他们不得不切断线路把他带走。

现在,逼近的官兵们,边境热带山地丛林训练的信息条件已经不再比得上昨天了。

我国边境地区武装力量友好交往概况中国一贯坚持睦邻友好、与邻为伴的周边外交政策,重视边境地区与邻国建立信任措施,加强边境地区武装力量友好交往,积极防止危险军事活动,维护边境地区和平稳定。

1993年9月和1996年11月,中国和印度签署了《维护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地区和平与安宁协定》和《中印边界实际控制线军事领域建立信任措施协定》。

2005年4月,中国和印度签署了《中印边境实际控制线军事领域实施建立信任措施议定书》,就实施1996年《建立信任措施协定》相关规定的具体措施达成协议。

1996年4月,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签署了《加强边境地区军事领域信任协定》。

1997年4月,中国与上述国家签署了《边境地区相互裁减军事力量协定》,在中国、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国、俄罗斯和塔吉克斯坦边境一定深度削减作战部队和武器装备,并每年组织相互检查活动,监督和核查边境地区信任措施的执行情况。

1998年12月,中国和不丹签署了《维护中国和不丹边境地区和平与安宁协定》。

中国政府与一些周边国家签署了假日管理制度协议,明确了共同维护边境地区秩序、保护和利用跨境河流、建立边境地区联系系统、协商处理边境事务等合作措施。

建立边境代表制度,负责与邻国谈判,处理不需要通过外交渠道解决的边境事务。

中国的边境代表由政府任命,由边防部队领导。他们在当地军事机关和外事部门的指导下工作。

边境代表定期交流边境相关信息,预防和处理各种边境事件,并在港口管理、跨境运输、渔业合作、环境保护、防灾等方面开展合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