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灾区十二昼夜

医疗队出发前,这对夫妻深深拥抱在一起。

5月12日14: 28,李阳拍摄,大地剧烈震动,摧毁了四川汶川及其周边地区人民的幸福与和平。

从这一刻起,汶川这个鲜为人知的地方,立刻成为中国人心中流血的伤口。

在地震灾区等待治疗的无数伤员触动了每一个中国人的心,也深深触动了我们城市卫生系统每一位医务工作者的心弦。

地震灾区的日日夜夜不仅记录了这场特殊的抗震救灾战争的艰辛,也记录了我市医务工作者及其家人对灾区同胞的深深爱。

在灾区,我们的心很担心你。地震后不久,我市卫生系统的抗震救灾战车开始运行。

“许多医务人员正在写邀请信,希望加入医疗队,去前线。

”第二届市人民法院办公室副主任胡景春说。

第四市立医院仍有许多退休工人,他们也给医院打电话或发短信,要求他们能用自己的技能为灾区人民服务。

“我出生在四川汶川,我的名字是为了纪念汶川,如果我需要去灾区,我将义不容辞。

”市卫生局办公室主任杨乃川说道。

13日,第一市立医院、第二市立医院、中医医院、第五市立医院等市级医疗机构的员工听到消息后开始捐款。

“说实话,我不知道汶川的确切位置,只有四川。

但是如果我需要去灾区,我会毫不犹豫地开始,因为这是我们医务人员的责任。

一名参与捐赠的医生告诉记者。

下午3点40分,我市接到省卫生厅紧急通知,组建救灾医疗队。

下午5时30分,由各大医院骨科、外科、护理等医学专家组成的市级抗震救灾医疗队成立并待命,随后是第二医疗队和卫生防疫救援队。

13日,市红十字会开始向灾区发出捐赠倡议,社会捐赠开始涌入。

从13日起,我市一些企业和市民致电市中心血站,要求向灾区人民献血。

随着市民向灾区人民表达他们的爱,该市的中心血站立即派出更多的人来应对献血的洪流。

14日上午,单位和市民来到中央血站,要求灾区人民献血。

仅在14日,我市就有535人献血。一天总共捐献了136800毫升血液。捐献机收集五个治疗剂量的血小板(一个治疗剂量以800毫升计算)。

15日,1000多名市民来到市中心血站和街头流动献血车预约献血登记。

在灾区,我们的医疗队于15日早上5: 30到达。当大多数市民在凉爽的初夏清晨仍在打鼾时,一个由安徽省义济山医院和市级医疗机构的18名医务人员组成的市级抗震救灾医疗队出发前往四川地震灾区。

其中包括麻醉学、普通外科、胸外科、脑外科和骨科主治医生以上的医生,以及手术室护士和首席外科护士。他们都是我市各大医院有经验的骨干人员。此时此刻,他们正离开家人前往灾区等待治疗。

作为组长,安徽医学院义山医院院长芮静对到达灾区后如何开展工作思考最多。

来自灾区的医务人员得到了230万村民的信任和他们炽热的爱。

从15日到21日,我市陆续派出三批医疗防疫人员。在这29人中,有因病需要帮助的岳母,有与新婚妻子讨论准备度蜜月的岳母,还有妻子怀孕时穿了六件盔甲,房子正在装修的岳母。

亲爱的朋友们,请原谅我,允许我们的医疗团队成员暂时不能履行他们对家人的承诺和责任,因为灾区的伤员更需要他们。

临行前,地震救援医疗队成员、第二市立医院麻醉科主任张琦告诉记者,他从地震那一刻起就来自四川。作为一名医学专家,他将全力为灾区人民服务。这是他作为医生的责任和义务。

每个医务工作者都有责任治愈伤员,拯救垂死的人。这也是每个医科学生的承诺。当他们选择医疗保健作为他们的职业时,他们将伴随着这份终身承诺。

在灾区,我们与你同在。“我们今天已经投入工作,并参加了青川中医医院的治疗。

这里的水电被切断了。团队成员的生活非常艰难。每个人都住在帐篷里。只有一条山路通向外面,山体滑坡时有发生。

“谢谢你的关心。余震仍在继续,这里的工作和生活条件非常困难。然而,看到灾区人民的向往,看到青川人在外面工作、赶回家的身影,看到失去父母的孩子们哭泣的脸,所有的艰辛和疲惫都成为我们工作的动力。生活有时非常脆弱,但帮助他人度过脆弱的生活必须非常坚强。

“桥楼镇6个村的村民在3个安置点定居。我们治疗了38名病人。

由于缺水,医疗队只能咀嚼方便面,然后喝一些矿泉水。条件非常困难。

“这是医疗小组成员发给记者的几条短信。

由于灾区的手机信号不稳定,而且城市的卫生和医疗团队成员总是不间断地访问村庄,很难通过电话联系他们。

5月20日中午,我市第一抗震医疗队队长、安徽医学院义山医院院长芮静拨通了家人的电话。

"请放心,我们在这里都很安全!"他只是呼吁和平,然后挂了电话。

芮静的妻子姜黎黎接了电话,她说:“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他的老母亲因摔倒急需治疗。

虽然我的家人需要他,但当灾区的伤病员更需要他时,我怎么能忍受拖拖拉拉呢?

“如今,只有姜黎黎一个人承担着陪母亲去医院的负担。

“灾区的人们需要看到生活的希望,”她说。

克服家庭遇到的困难是对丈夫和灾区人民的最大支持。

”“在灾难面前,每个人都会站起来。

当灾区有这么多伤病员呻吟时,医务工作者更有义务进行治疗。

“这是医疗小组成员熊克平的妻子容成的原话。

“作为同事,我可以理解和支持他。当我们选择当医生时,我们选择在任何时候向病人和伤员提供人道主义援助。

目前,当国家在呼唤,灾区在呼唤帮助时,他有责任参加医疗。

卫生防疫队成员林超的妻子何海燕说。

责任,医生的责任,是记者们最常听到的话。

面对如此巨大的灾难,每个有良知的人都会伸出援助之手,承担起救死扶伤责任的医务人员站在这些人的最前列。

责任,医生的责任,使这些勇敢的人毫不犹豫,愿意忍受极其艰难的环境,默默地奉献爱心,默默地履行他们拯救死者和帮助伤者的职责。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