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牛的生命无法生存或毁灭

说到功能性饮料品牌,许多人会脱口而出:红牛!除了可口可乐,在世界饮料品牌中,泰国旭仕家族创立的红牛品牌绝对是其中之一。

然而,在过去的几年里,红牛品牌由于股权问题出现了很多问题。

就在今年10月31日,泰国腾讯(泰国红牛的真正控制者)发表声明称,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贸易仲裁委员会”)已经确认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中国红牛)有20年的运营期。

裁决显示:1 .根据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中国红牛,“合资公司”)1998年合资合同、合资公司章程以及合资公司以前获得的所有批准证书和营业执照,仲裁庭认定合资公司的经营期限为20年;2.中国红牛的另一股东全球市场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全球控股”,实际上由严斌控股)在听证会上以反诉的形式主张合资公司应有30年的经营期。

然而,环球控股并未提供证据证明泰国腾讯同意将经营期限改为30年,以及所有股东暗示协议可以延长中国红牛期限的事实和法律依据,因此仲裁庭不相信这一主张。

仲裁庭决定,中国红牛的经营期限将于2018年9月29日届满。

裁决发布后一天,即11月1日上午,中国红牛立即回应称“贸易中拒绝了泰国红牛的声明”。

环球控股已经要求贸易中把中国红牛的经营期限延长到至少2018年,但这并不意味着环球控股认为中国红牛的经营期限只有30年,环球控股已经在仲裁程序中撤回了相关的索赔和反诉。

在仲裁程序中,1995年的“协议”(该“50年协议”规定中国红牛将经营50年,并将由合资各方共同签署)未被提交作为证据,仲裁庭也未听取该协议的内容。

泰国腾讯称“中国红牛的运营期将于2018年9月29日到期”,这是毛忠的真实描述,并不是裁决的内容。

中国红牛已在上述截止日期前向北京工商行政管理局提交延期申请,并已被正式接受。它仍在审批中。

到目前为止,中国红牛还没有收到泰国红牛或北京英达生物的任何强制清算申请

中外饮料纠纷如此猖獗,必然会引起公众的关注。通过沃德社会观察站(Ward Social Observatory)的实时监控功能,发现自10月31日以来,全网共上报信息31,305条,其中82.18%为微博,影响199,165,300人。

从网民的评论来看,大部分网民都是中泰红牛之争的泰国队成员,很多网民也想起了当时的王老吉和加多保事件。

那么,为什么你们网民如此关注这件事?让我们和边肖一起找出答案。红牛的诞生及其养父的出现提到了红牛,每个人都不得不想到一个人——“中国红牛之父”严斌。

然而,泰国首富徐书彪家族是红牛品牌的创始人,但徐家可不是中国红牛品牌的先驱。

1956年,33岁的徐书标经过多年的努力,从欧洲进口药物材料和产品,在泰国创立了公司T . C . PharmacicalLimitedPartnership。

此后,他在曼谷建立了一家制药厂,名为泰国天思医疗保健有限公司

20世纪70年代中后期,天丝医药开发了一种含有水、糖、咖啡因、纤维酒精和维生素B的营养饮料,命名为“克拉汀大昂”(泰国红牛)。目标销售群体是蓝领工人,如轮班工人和卡车司机,帮助他们通宵工作时保持清醒。

1993年,徐书标回国在海南建厂,向中国引进红牛饮料。

但由于政策原因,未能获得保健食品批准证书,因此该项目无法开工投产,海南红牛项目被搁置。

1995年夏,严斌获得红牛的配方和商标权,在深圳经济特区成立“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

为了把红牛推向市场,严斌赚了一大笔钱。

1995年全年,严斌一口气投资2亿元人民币,在各大卫星电视台循环播放轰炸:“累了,困了,喝红牛”,让全国人民都熟悉这个广告。

在疯狂的营销下,红牛运动功能饮料的概念逐渐被消费者接受。

红牛也改变了中国饮料市场的格局。2017年,严斌在胡润富豪榜上以110亿美元的财富排名第107位。红牛品牌价值超过500亿元。

风、云和神秘可能是一个完美的结局。

然而,2016年,双方就红牛股份展开了一场旷日持久的拉锯战。

那么,在红牛的股票中,徐佳和严斌各持有多少?让我们和边肖打一架。1995年,徐树标和严斌决定合作后,公司(红牛能量饮料有限公司)成立,在中国生产和销售红牛。

随着红牛品牌的崛起,双方开始就泰国红牛的股份比例展开争论。

随后,2015年10月16日,最终确定泰国红牛51%的股份由徐佳持有,其余49%由严斌持有。根据股权转让条款,徐佳向严斌支付了436万泰铢。

事情已经到了这里,但远未结束,双方仍在争执。

徐家一直指责严斌将红牛的业务秘密转移出合资企业,窃取股东利益。严斌指责徐佳已经支付了近40亿元的股息,而第二代继承人却违背了信仰,侵犯了红牛在中国的权利。

矛盾再次升级矛盾的升级源于像鸿门宴一样的股东大会。

2016年9月14日,泰国曼谷Ekkachai路288号红牛董事会。

在严斌缺席的情况下,徐家代表投票将严斌和他的女儿严丹华从董事会中开除。

这一决定完全激怒了严斌,他指责上述程序是非法的。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徐氏家族和华彬集团已经有不少于20起大大小小的诉讼。

公众说公众是对的,女人说女人是对的。双方都认为中国红牛今天的成功是他们自己的功劳。

徐佳强调,作为合资公司的控股股东,他多年来提供了资金支持、技术、产品配方和商标许可。徐佳的努力是红牛品牌成功的关键因素之一。

严斌的态度是,“我是红牛中国真正的也是唯一的创造者!”20多年来,其在产品配方、商标、生产能力、营销渠道、品牌形象等方面的巨额投资导致品牌估值超过500亿元,公司的发展资金来自其个人投资和资产担保。

真相开始变得不确定,商业战争也变得白热化。

发表评论